淮阴师范学院思想政治工作专题网站—翔宇网
校园文学
爱伦·坡哥特式语言的艺术剖析
来源: 翔宇网 作者:陆鸣 发布时间:2018-10-09 11:32:24 点击数:871次

爱伦·坡哥特式语言的艺术剖析

埃德加·爱伦·坡(Edgar Allan Poe)(1809-1849),美国著名诗人、短篇小说家和文学评论家。他不仅在美国文学史上,在世界文学史上都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爱伦·坡一生创作了大量的短篇小说,是举世公认的推理小说的鼻祖,同时也开创了科幻小说的先河。然而,最能体现爱伦·坡的文学修养的代表作是他的死亡恐怖小说,充满了哥特式文本风格,奇特恐怖,极具神秘感。当我阅读爱伦·坡的小说,会被文中的环境所感染,仿佛自己正置身于一个幽暗、阴森的背景下,与叙述者一起经历着一个毛骨悚然的故事。也许对爱伦·坡来说,哀伤忧郁最能表现美的语调,而死亡”“恐怖与美的结合是最有诗情画意的话题。爱伦·坡从他独特的视角来理解艺术的美妙,引领着我们一同感受艺术之美,他的艺术语言本身就是对人性中最黑暗、神秘的一面的探索。

独特的言语组织和文体特色是风格呈现的外部特征。可以说,只有在具体的作品中,在特定的文体或言语组织中,风格才得以展现。在此意义上,言语组织和文体是风格的载体。

1)文学是语言的艺术,作品都是由言语组织而成的。

 整体来看,言语活动是多方面的、性质复杂的,同时跨着物理、生理和心理几个领域。爱伦·坡的短篇小说具有强烈的哥特式风格,在作品中力图制造惊险、恐怖和强烈感情的效果,使作品具有梦魇般的魔力。而细读文本,可以发现,其作品中的恐怖魅力除了源于情节的精心构思外,更重要的在于爱伦·坡能够娴熟地运用语言来营造特定氛围。爱伦·坡认为,在短篇小说这种文体形式里,每一事件,每一细节描写,甚至一字一句都应当受到一定的统一效果,一个预想中的效果,印象主义的效果。语言词汇的突出是爱伦·坡取得特定内涵意义的词汇来达到词汇突出的目的。

当我阅读爱伦·坡的短篇小说选时,能够感受到爱伦·坡的一个明显特征——偏爱形容词。以《埃榭大院的崩塌》(The Fall of the House of Usher)为例,第一段就是环境描写,他倾向于选择描绘视觉形象,色彩暗淡的形容词以渲染阴森气氛,以及使用那些表现情感和情绪不安反应的形容词突出恐怖效果,给全文奠定了阴暗的基调。该段中文翻译为:

那年秋天的一个沉闷、阴霾、寂静的日子,天空乌云低压,我骑了马在一片凄凉得出奇的土地上踽踽独行,走了一个整天,黄昏的阴影渐浓,我终于来到可以遥望忧伤的埃榭大院的处所。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那建筑,一种难以忍受的阴郁的感觉便弥漫了我的全身。……我凝视着眼前的景色,看到了那座大院和它周围的简单风景:荒凉的墙壁、像空洞的眼睛似的窗户、杂生的菅茅、苍白枯萎的树。……按照这想法,我在水潭的陡岸边勒住了马——那水潭就在大院附近,阴暗深邃地闪着光,涟漪不生。我低头一看,打了个寒噤,比以前更为惊惧了。我真见到了重新组合的形象:灰白的菅茅、惨白的树干,像空洞的眼睛似的窗户,整个倒映在水里。

也许中文版不足以证明爱伦·坡对形容词的选择方向,因此我搜索了英文版,第一段有452个词,其中渲染阴暗气氛和景象的有:dulldarksoundlessdrearybleakvacanteye-likerankwhitedecayedshadowyblackluridunruffledgrayghastly等,表现心理反应的有:melancholyinsufferablehalf-pleasurablepoeticsternestdesolateterriblebitterhideousunsatisfactorysorrowfulthrilling等。这些形容词使意象变得清晰且强烈,而且把一些阴郁的主观色彩投射到一些原本中性的客观物象上,使之具有深刻内涵,如:dreary tract of countrybleak wallsbitter lapse等。

爱伦·坡在短篇小说中大量使用表现或刺激情绪和心理反应的形容词和,形成了他独特的风格特色,即哥特式风格,给读者以怪异、颓废、惊悚的直观冲击。随着阅读的深入、情节的发展,我们甚至会用心感受到颤抖、崩溃和碎裂,心潮汹涌。

2)风格必须落实到具体的体制、样式、类型中,只有在恰当的问题中才能呈现出作家的创作个性。

文体的表层话语结构对于小说的构造和阅读具有很重要的特性,它引导着读者的注意力,有时又阻止读者的注意力。爱伦·坡充分利用文体功能来制造紧张和悬念,增强故事恐怖魅力,从而继承和发扬哥特式风格。

爱伦·坡在小说中多运用重复的结构模式来表现紧张情绪和气氛。重复,是一种以抒发强烈感情、表达深刻思想,加强语言节奏感的修辞手法。从宽泛的意义上讲,属于文体的结构层面。在《丽该雅》(Ligeia)中,当叙述者说到恋人丽该雅强烈的求生欲望时,反复强调生命,为后来丽该雅借尸还魂做铺垫:但是她是那么疯狂地渴望着生命,生命,一个劲地渴望着生命。在《埃榭大院的崩塌》(The Fall of the House of Usher)中,爱伦·坡首先使用了大段文字描绘古宅阴暗颓败的外部景象,强调突出了几个环境特征,这一点在上文也有所提到:荒凉的墙壁、像空洞的眼睛似的窗户、杂生的菅茅、苍白枯萎的树。这些描写在第一段出现了两次,在第四段又出现了一次,其中一些在结尾处再次出现。因此,这些环境特征加强了小说的整体环境氛围,也是形成哥特式风格的零件。风格不等同于语体,也不等同于体裁,它使文体焕发出作家个性的光彩,具有独创性,是作家长期匠心独运的结晶。在爱伦·坡的短篇小说中,风格与主题密切相关,他善于在意象、语言和一些看似漫不经心的细枝末节的描绘中凸显小说的主旨,营造弥漫的恐怖氛围。他能够抓住恐惧这一心理,创作出世界末日般的恐怖画面,如《埃榭大院的崩塌》(The Fall of the House of Usher)《密约》。作者描写的恐怖有限,但是在阅读的过程中我们心中想象的恐怖才是无限的,因此爱伦·坡的风格十分独特,艺术风格完全成熟。

埃德加·爱伦·坡一生命运凄惨,虽然在世时没有获得像他期待的那样成功,但他在美国乃至世界文坛都拥有重要的位置,他的作品所透出的美也经常与疯狂的感情和恐怖的死亡联系在一起。总之,爱伦·坡的短篇小说可读性很强,具有传世的魅力。


责任编辑:高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