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阴师范学院思想政治工作专题网站—翔宇网
校园文学
一剪与思梅
来源: 翔宇网 作者:陆鸣 发布时间:2018-09-30 20:35:37 点击数:1165次

     一剪与思梅 

夏完淳,中国明代末年诗人,少年抗清英雄。十四岁时参加抗清活动,事败,明永历元年六月在家乡被捕,遗母与妻,就义于南京,年仅十七岁。李清照,宋代女词人,号易安居士。下文将以夏完淳《一剪梅·咏柳》与李清照《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为主体进行对比分析,思考两者的异同。

宋代是词的全盛时期,李清照的词作也享有盛名。她的词分为前后两期,《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即是她前期的代表作之一,这一时期她的词风格较为轻松,多描写自然景物与爱情生活,与后期的风格迥异。而夏完淳的《一剪梅·咏柳》是国难当头,叹惋国家兴亡而创作的一首词。因此,我认为这两首词的首要区别便是创作背景上的大不同。

首先,我们从李清照看起,她前期的词大致都是生活悠闲状态下的产物,风格清新,虽有“怨”言,那也是闺中少女的儿女情长,是少女细腻心思的情怀寄托,是一种可爱的“怨”,是名为抱怨实则相思的“怨”,而不是弃妇怨天怨地的“怨”,也不是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那般的“怨”。在我看来,《一剪梅》中弥漫着浪漫的气息。新婚燕尔,丈夫却要远离自己,新妇内心不舍却又不能要求丈夫留下陪伴自己,日复一日地相思,使得李清照心中初染了爱情的愁思,但这愁思又不是闺中弃妇的哀怨,此时的她到底还算是一个少女,成婚不久,即使成为少妇,仍有淡淡的羞涩之情。

夏完淳的《一剪梅》的创作背景就与之相反,满清鞑子侵略故国疆土,他一心为反清复明作斗争,却只能眼睁睁看着故国版图一片片被蚕食,心中凄凉痛苦。眼看这江山易主,物是人非,山河破碎,国破家亡,再加上虽有豪情壮志却无法改变这种局面的无力感交织在一起的复杂情感,使得他写下了这首词。这是我觉得这两首词的主要区别,创作背景上的不同。

其次,两首词读来都使人有一种婉约之感,读来总觉愁思万千涌上心头,那是因为二者都立足于“情”之一字,但这情又是不同的,这是我认为两首词的最大不同——情感基调的不同,这也与他们创作背景的不同有关。

李清照《一剪梅》是一首关于爱情的佳词,对相思离别之情描写的十分动人。上阕“红藕香残玉簟秋”起句便展现了一幅秋意萧瑟之图,一个“残”字突出了秋的萧瑟之感,再有一个“红”色彩鲜艳,但对比李清照此时的心情,我感觉这更凸显出她的愁肠百结,思绪万千。当荷花谢去,色彩的斑斓只会让她追忆起成婚时的喜庆,当初两人琴瑟和鸣(曾是鸳鸯蝴蝶双双飞),如今却只剩一人独处庭院深深处,再有“玉簟秋”,这时候天气刚入秋,只有衾寒孤枕夜过长,才会感到冷意,这些都显示出了李清照独自一人的孤独冷清,两相对比,更让我觉得这凉意不但是秋意凉,更是李清照心尖凉,她思心上人的愁,内心的郁郁寡欢。下句写李清照“轻解罗裳,独上兰舟”,本是一件泛舟游湖的小事,但显现出她的思绪烦乱,只能借游湖泛舟来缓解自己思君的愁绪,让自己不一直去想赵明诚。但显然李清照做不到停止思念,“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想念,她期待着夫君的信件能快快寄来,“回”字表明她在等待着夫君给她的回信,这样她才好继续给夫君写下自己的思念之情,“月满西楼”,感慨等待的时间太过于长久。好一片凄婉哀叹的思夫情。

下阕从“花自飘流水自流”起,让我想到“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之说,但李清照显然不是这个意思,从下文“一种相思,两处闲愁”便可读出她的丈夫与她相互应和,上文的“回”一字也可读出,这不是她一人独处一方的单相思,赵明诚也在想念自己的妻子,这是惆怅中只有相爱的彼此才能感受到的甜蜜之情,是小儿女情态的体现,我不与他人说,你也不与他人说,这种情只要我们彼此相知便好。因此此处我觉得这愁不是弃妇的愁,她毕竟是成婚不久,独自一人的情绪尚未成型为滔天的巨浪将她完全吞没,内心还没有被“哀莫大于心死”。夫妻举案齐眉,情思绵绵,她的愁是愁夫君尚不回的愁,非愁与丈夫“相敬如宾”,尚不是“人比黄花瘦”的愁。这时候的她内心是开朗疏阔的,坦坦荡荡也不怀疑丈夫。但心中如此安慰自己,到底还是情意绵绵无绝期,因此这情“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将爱情的两地分离之苦细腻曲折而又别致的刻画出来,是言有尽而意无穷,耐人寻味。因此这首词成为千古传诵的佳作,字字珠玑,直入人心。

再看夏完淳《一剪梅·咏柳》,起句便是“无限伤心夕照中,故国凄凉,剩粉余红”,直白坦率地表露了词人的伤心,与李清照的委婉曲折又是大大不同,并且夏完淳在起句也十分明显的表达了伤心缘故,便是“故国凄凉”,伤心明朝国破家亡,救国无望,这与李清照《一剪梅》立足爱情不同。当然,两首词的起句还是有相同点的,同样奠定了一个“凄凉”的基调,只是凄凉的内涵不同罢了。同样两首词中都出现了“红”字,不同的是,我认为夏完淳在此处是想表达“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的想法,明朝江山破碎犹如狂风骤雨下的残红点点,当然我觉得他也是在暗示国之不存何以家为、覆巢之下无完卵的想法。尽管如此,他还在坚持抗清,为既定的结局作出最后的努力,他并不选择放弃,有志者生死无惧。御水不理世间万物自西流,“昨岁陈宫,今岁隋宫”,好一个物是人非尽凄凉,他这是以陈宫、隋宫作比,通过查阅知道这是指当时南明亡后在福建成立的唐朝小朝廷仅仅只坚持了一年便失败,所以他的笔锋其实是直指朝堂之上的统治者的昏庸无能,说不尽的愤慨,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体现。

然而事实就是如此令人心凉,往事成空,下阕描写飞絮无情仍在繁茂生长,夏完淳的心中是难言的苦痛,国破家亡,剩下的只有他们还在做最后的抵抗,但是每个人内心深处都知道明朝回不去了,那些已经被占领的地区的百姓也回不去了,明亡已经在诸多因素的干涉下变成了大势所趋,只是他们不甘,身为明朝人,生不为明战,死后又有何依?夏完淳是不屈的,他宁愿牺牲在前线,也不向鞑子屈服半分。纵使杨柳西风过,又迎来东风,长条短叶翠濛濛,无奈愤慨中将对故国的情寄托在杨柳上,愿它替自己观看这一切。他的恨意深沉,对故国的爱也深沉,情感交错跌宕,一切交织形成了他不惧生死的人生,也形成了他慷慨沉着的词风。

不可否认,夏完淳的词中同样有愁,但这愁与李清照的愁两者本质上是不同的——一个是国家尚在,生活美满下的儿女情长之愁,是个人的愁思,一个是国仇家恨下的泣血绝望之痛,民族的悲苦。一个是思夫,乃小我,一个是思国,乃大我。

再次,两首词的艺术手法有所异同。李清照《一剪梅》和夏完淳《一剪梅》同样运用了渲染的手法,一个描写夕阳下杨柳随风摇曳之景,一个描写初秋所见之景,情景交融,渲染了凄凉的气氛,为描写内心的愁苦为铺垫,凸显了词人内心的愁。但是夏完淳在下阕主要使用对比反衬的手法,以杨柳无情对比衬托世事无常,内心的情感之丰富。李清照词中主要运用对偶、拟物的手法,将原本触不到摸不着的愁形象化具体化,表现愁之一事难以停止。

再者,夏完淳词让我读来眼前出现的是一幅夕阳沉沉,余晖映在这一片景上,有一种“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凄凉之情。李清照词让我感觉到一片儿女情长,虽然词中描写的景色已入秋,但是并不会过多觉得凄清,也许是因为我知道在这一时期赵明诚终会回来的缘故,总觉得词中还是有甜蜜可在,而对夏完淳,则是因为知道他结局的必然,知晓他的负隅顽抗实际上都是一场空,于是总觉得词中多少是悲哀的,让人不忍去看。

当然,两者还有不同点,譬如李清照《一剪梅》读来觉得风格柔美婉约,夏完淳《一剪梅》虽也有此感,但上文已提到二者之间的情立足点便是不同,因此读夏完淳《一剪梅》更有一股沉郁悲壮的气质,满怀绝望与救国无望的悲痛之情。

总之,两首词都有自己的闪光点,夏完淳《一剪梅·咏柳》让人体会到词人对国事的关注,对故国深沉的爱,李清照《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塑造了一个为爱情别离而愁的少妇形象,其间情感真挚,平淡中韵味悠长,广为流传。



责任编辑:高瑜